被告人姜喜运在担任恒丰银行董事长期间

2019-12-28 02:38栏目:银行
TAG: 银行

  12 月26日,烟台中级法院二审做出判决,认定恒丰银行原董事长姜喜运犯贪污、违规出具金融票证、故意销毁会计凭证、会计账簿等罪,决定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,执行二年期满减为无期徒刑后,终身监禁,不得减刑、假释。

  据了解,姜喜运2013年从恒丰银行卸任,2014年10月接受组织调查。 2018年7月,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姜喜运等贪污、受贿、违规出具金融票证、故意销毁会计凭证、会计账簿一案。

  检方指控姜喜运转移银行股份7.5亿元、受贿超6000万元等多项违法行为。 公开资料显示,恒丰银行的前身为1987年成立的烟台住房储蓄银行,2003年正式改制成为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,是12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之一,也是目前未上市的三家股份行之一。

  截至目前,恒丰银行已连续两年未披露年报,包括延期披露2017年年报、2018年年报、2019年一季度。 近年,恒丰银行“名声”不小。 从40亿“刚兑门”到踩雷“侨兴债”,从高管内斗到私分公款之谜,恒丰银行一直处于舆论旋涡之中。

  其中,最引人注目的是该行两任董事长先后被查。 2019年12月中旬,恒丰银行发布消息称,将非公开发行1000亿股普通股股份。

 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告诉时间财经,恒丰银行两任董事长都落马以及巨大的损失,对其打击不小。

  通过定增,可以充实其资本金,改善财务状况。 同时,中央汇金的注资,也可以加强储户对它的信心。 目前来看,恒丰银行正处于风险的化解期,注资是当务之急,后续可能还会进行债务重整等。

  据了解,姜喜运,1949年11月生人,今年70岁,祖籍山东莱西,本科学历,高级经济师。 历任山东黄县建委副主任、烟台住房储蓄银行副行长、行长、党组书记。

  2003年组织领导烟台住房储蓄银行整体更名改制为恒丰银行,成为全国第11家股份制商业银行。

  从进入恒丰银行前身烟台住房储蓄银行,到2013年底退休,姜喜运先后在恒丰银行任职长达26年。 在同一家银行担任一把手如此之久,在国内商业银行中颇为罕见。

  据第一财经报道,2013年8月,成都门里投资有限公司、北京中伍恒利投资发展有限公司通过信托公司、证券公司的信托计划和资管计划融资37亿元,恒丰银行与两家银行签订《受益权转让合同》,并由担保公司为受益权转让担保,成都门里、中伍恒利则以恒丰银行股权提供反担保。 后来,两家企业违约,牵出了姜喜运系列案件。

  2014年10月,姜喜运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组织调查; 2015年1月15日姜喜运被开除党籍; 2018年7月,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姜喜运等贪污、受贿、违规出具金融票证、故意销毁会计凭证、会计账薄一案。

  山东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通报显示,2008年1月至2013年1月,被告人姜喜运在担任恒丰银行董事长期间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将本单位的2.8365944亿股恒丰银行股份,陆续转至其个人或亲友控制的公司名下,予以隐匿。 按历年恒丰银行年度报告中的每股净资产计算,共计折合7.54亿余元。

  与此同时,2004年至2013年,姜喜运利用担任恒丰银行董事长职务上的便利,为江苏正阳置业有限公司、高天国等公司和个人在购买恒丰银行股份、办理贷款等方面提供帮助,索取或非法收受上述公司个人给予的财物,共计折合6037.4534万元,其中,姜喜运伙同恒丰银行原行长助理、财务负责人赵春英共同收受高天国给予的2300万元。

  在姜喜运落马后,他的继任者蔡国华也已被查办。 2013年底,姜喜运到龄退休,1965年出生的蔡国华出任恒丰银行董事长。

  2016年5月开始,《华夏时报》报道恒丰银行高管私分过亿公款的情况,引发广泛关注。 同年9月,恒丰银行原行长栾永泰公开承认参与私分公款,拿到了2100万元,后又实名举报蔡国华侵吞公款3800万元,违规运作员工股权激励机制,违规控制恒丰银行,这让恒丰银行再度站上了风口浪尖。 随后,两人都被查。

  2017年11月,蔡国华被带走调查,其前妻王健、司机等多人一同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。 与此同时,恒丰银行的巨额烂账随即暴露出: 据测算,该行贷款约4500亿元,其中逾期贷款已近3000亿元; 通过股东权益、存款准备金多渠道冲销后,最终形成逾1400亿元不良贷款,预计未来处置回收800亿元,最终损失近600亿元。

  据《中国经营报》2019年10月报道称,检方指控蔡国华共四项罪名: 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、贪污罪、挪用公款罪、受贿罪。

  其中,2006年至2017年,蔡国华利用担任中共沾化县委书记、烟台市副市长、恒丰银行党委书记、董事长等职务上的便利,为青岛海域投资有限公司、朱殿治等8家单位或个人,在银行贷款、项目承揽等方面提供帮助,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财务共计折合11.87亿余元,其中10.7亿余元系未遂。 值得一提的是,蔡国华在恒丰银行董事长任职期间,平均每天报销40万元左右,恒丰银行仅此就为其花了三四亿元。

  上行下效,在蔡国华落马后,恒丰银行原副行长毕继繁等多人被查,万亿资产的恒丰银行一度沦为了银行股东及经营团队的“提款机”。

  12月18日,恒丰银行官网发布消息称,该行在济南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,审议通过了《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方案》等议案。

  根据方案,恒丰银行将非公开发行1000亿股普通股股份。 其中,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拟认购600亿股,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拟认购360亿股,新加坡大华银行和其他股东拟认购40亿股。 (北京时间财经 欧阳西子)

被告人姜喜运在担任恒丰银行董事长期间相关新闻

  • 2019年以来市场对经济的悲观预期抑制板块估值向
  • 而从2019版开始
  • 作为企投家服务内容之一的圆融企业家学院已举
  • 行政处罚信息显示
  • 剥夺政治权利终身